中国在G20杭州峰会提出构建全球税收新秩序 从国际税收规则接受者变成制定者

  法制网记者万静 国际税收是全球治理体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全球经济规则协调的重要内容。建立公平高效的国际税收体系,是全球经济增长的有力保障。在G20杭州峰会上中方提出构建全球税收新秩序理念,为下一阶段国际税收改革指明方向,推动各方携手共建有利于全球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的国际税收新秩序。

  税法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作为全球经济治理平台,G20应从规则层面入手,构建公平合理的新型国际税收关系,充分发挥税收政策对提振经济的作用,为全球经济长期健康增长提供动力。

  “眼下世界经济正遭遇多事之秋。与发达经济体增长疲软、国际贸易和投资低迷等‘旧病’相比,跨国避税也有愈演愈烈之势。据不完全统计,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导致的全球企业所得税流失每年高达1000亿至2400亿美元。怎样联手打击BEPS,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关注。”中国财税法研究会会长、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剑文显然对目前的BEPS现状忧心忡忡。

  跨国避税问题何以愈演愈烈?刘剑文教授向记者介绍,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富人及其控制的实体更加容易通过境外金融机构从事投资和资产管理,将大量资产留置境外,并向自己所在国家隐匿所得相关信息,从而逃避纳税义务。而各国之间涉税信息交换不畅以及征管上各自为政,为纳税人逃税提供了机会。跨境逃避税不仅损害各国税收主权,侵蚀各国税基,也有损于税收公平和良好的商业环境,增大了世界经济进一步复苏的难度。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税法研究学者叶莉娜博士认为,经济全球化背景下,资本、人才等自由流动的程度日益加大,各国外汇管制则日益放松,为国际逃避税提供了丰厚的土壤。跨国公司的蓬勃发展,则进一步催生了税源的国际化和税收安排的国际化,全球已经进入了一个税收治理时代,却仍然没有出现一个处理国际税收治理问题的国际税务组织。每个国家独立设定税务组织,这给纳税人留下了充足的套利空间,同时还降低了被查知的风险。

  中国财税法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教授分析指出,国际税收领域呈现出了新的特点,这些都对既有的国际税收规则提出了挑战。比如,税源跨境流动不只是在跨国企业母国与东道国之间发生,还可能向第三地第四地甚至其他地方流动。投资者为了利润,构造出在第三地第四地甚至更多地方的机构,令税源的跨境流动前所未有的复杂。

  同时,国际税收问题关注点不再只是如何避免国际双重征税或多重征税,双边或多边不征税也不能忽视。避税地让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税收利益同时受到侵害。在税收利益面前,区分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做法已经不再适用。比如谷歌、星巴克等在他国的税收安排,就影响美国的税收利益。

  此外,互联网的发展、无形资产摊销以及相关的技术因素,让国际税收管理变得更加困难。以上种种新问题,运用以前的国际税收规则是无法彻底解决的,这都需要各国通力合作构建新的国际税收规则。

  叶莉娜说,发展中国家的诉求得不到体现,这也需要对现行的国际税收规则进行重构。G20国家虽然代表了全球生产总值的80%,但从经济实力上来讲,近年来,发展中国家在世界经济中地位日益重要。跨国公司在发展中国家投资份额的日益增加,以及发展中国家出境直接投资的规模也在迅速成长。而长期以来,在国际税收合作规则的制定过程中,都是以发达国家及其集团为主导制定的,很多国际税收规则的制定甚至根本没有考虑发展中国家的特殊情况,发展中国家一直是国际税收规则的被动接受者。

  中国是既有国际税收规则的接受者,同时还必须在推动国际税收新规则上发挥积极作用,以促进全球经济治理新秩序的形成。

  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所长李万甫介绍说,最近三十多年来,特别是中国加入WTO之后,资本的输入与输出形势有了很大变化。为了适应这些新变化,中国的国际税收管理工作一直在努力跟进。

  官方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国家税务总局已与经合组织(OECD)等25个国际组织建立了合作关系,与包括“一带一路”沿线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双边税收合作机制。中国税务部门在帮助提升发展中国家税收能力方面共实施了12个合作项目。

  同时,中国在努力推介“中国方案”,放大自身声音。借G20委托OECD对国际税收规则进行重塑的时机,中国提出“修改数字经济税收规则”“利润在经济活动发生地和价值创造地征税”等1000多项立场声明和意见建议,为发展中国家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跨国公司利润分配中争取更大份额。这些意见大多被纳入最终成果文件。

  在2014年G20布里斯班峰会上,中国明确提出加强全球税收合作、打击国际逃避税、帮助发展中国家和低收入国家提高税收征管能力三点主张。

  对此,李万甫分析认为,中国提出的三项诉求相互关联,不能分开理解。首先,国际税收问题的解决,超越了传统单边、双边的规制能力,全球税收合作是从根本解决问题的唯一前途;其次,打击国际逃避税则事关各国根本税收利益,能够得到各国的政治支持;最后,没有发展中国家的参与,国际税收合作就不可能得到线是重构国际规则重要机遇

  在全球经济面临规则重塑之际,G20杭州峰会对中国来说,将是一次“华丽转身”的好机会:从国际税收规则的接受者变成制定者。

  刘剑文教授认为,作为重要的全球经济治理平台,G20此刻的当务之急,除了同心协力使用所有政策工具扭转经济颓势外,更需要高屋建瓴,从规则层面入手,构建公平合理的新型国际税收关系。对中国来说,这意味着书写国际税收新规则的机会。在亚投行、新开发银行、丝路基金以及其他“一带一路”重大举措的带动下,资本输出会越来越多。国际税收管理必须注意与资本输出政策目标相结合。

  他说,国际竞争最终是规则竞争。“资本输出”不是为输出而输出,而应结合国家发展战略目标和全球经济秩序重构加以认真审视。国际税收新规则在其中能发挥什么作用,应在此有合理定位。中国才能在国际税收管理中实现本应实现的目标。

  可以肯定,随着经济实力增强,中国谋求在国际税收规则中更大话语权是必然选择。